忽然想起了在新校吃饭时认识的一位卖饭姑娘,其实并不真认识,只是见了认识而已,甚至没说过什么话。不知怎么地,有时就会想起她 。

那个姑娘卖的是面,正好挨着三楼餐厅最红火的“郭姐盖饭”,因此总是显得冷冷清清的。我也是偶然一次才去那里吃的,她给我的印象是:穿着白色工作服,头上戴着一顶白帽子(卖饭的人通常都是这身打扮);她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或者她天生沉默,我从没听到她像其他卖饭的一样吆喝,她总是静静地站在摊位旁,只有等你轻轻走过去,她才问你要吃什么;她很整洁,衣服上没有斑斑油迹,摊位也被擦得干干净净,不锈钢摊面发出耀眼的光,而且她递给你碗时,总把碗沿擦干净。那里的炒面很好吃,不同于别处,面软软的,滑滑的,后来我常去吃。她看见我走过去时,总是很热情,很高兴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我常去吃的缘故。

有一次,我吃的是油泼面。当她把面断过来时,在碗里加了一些黄瓜丝,又给我加了一个鹌鹑蛋。我知道,油泼面里是没有那些东西的,于是我也渐生感动之情。

现在她不知怎么样了,她还是那样对人和善友好吗?我时常会想起那位善良的卖饭姑娘,因为她使我觉得这世间虽然有许多自私与冷漠,但也有温情的光芒,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一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