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郑星,也是在高二的时候了,记得那时有一次跟师胜锋在一起走,忽然听师胜锋叫了一句:“郑星!”我停住脚一看,见到一个瘦瘦的,个子中等,留着一头短发,脸上略微有一些斑点的学生正拿着一沓书往大讲堂走,我一想就明白肯定是去听竞赛课—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听说有“郑星”这么一个人。

师胜锋说郑星初中跟他在一个班呆过,跟他学习差不多,学习很刻苦(这点我倒略有耳闻,似乎说他高一时在472班时,经常学到很晚才睡)此后知道的关于他的一些消息却尽乎是“负面”的了,什么通宵上网呀,什么有点傻啦……这些都是从一些自诩“正道人士”的人口中得来的。关于他上网的事,当然不止是他,还有我们班的一些游戏迷也和他同去,到高二下学期,老师都知道了,于是严禁星期六放假去网吧。后来到高三下半学期,我听他自己说,有时晚上拼命赶作业,学到两三点,然后星期天去网吧通宵。我觉得这样对身体损害太大了,这大概是有时我在操场跑步时见到他也在跑的原因吧;不过他跑得比我快多了,常常是拼命狂奔的。跑完后经常能听见他喘着粗气,大概只有快跑才能释放生命中太多的於积。

郑星“名声大振”源于高二下学期的“捐款事件”,当时为汶川捐款,不知是怎么搞的,似乎是由自愿变成强制性的了,你不能不捐,也不能少捐,否则大家就会鄙视你,一连串“好话”也会接踵而至。大家当时似乎爱国之情空前高涨,至少都捐了五元,我也随大流捐了五元。后来就听说郑星只捐了一元,于是群情激愤了,我也听到了一些“chusheng”,”郑星是个傻逼”,“郑星简直不是人”等不堪入耳的话从一些“爱国人士”口中蹦出,我很想替他鸣不平,但一想众怒难犯,只好作罢,不知当时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而后在我们班上物理课时,物理老师也不齿郑星的行为,似乎也骂了他“不是人”还是其它什么的,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已记不清了。大家都不是什么有钱人,捐一些钱,聊表心意,难道国家真的指望我们这点钱就能重建汶川吗?那些捐了成百上千万甚至一个亿的人是否可以就此戳着我们的脊梁骨,骂我们是民族败类呢?大家当然不服气,为什么我们对别人不能宽容、大气一些?

之后就听到关于郑星的一个“笑话”。郑星去向物理老师问题,物理老师或许不屑于讲给他听,撂下一句干脆的话:“不会!” 想把郑星打发走,一般人听到这句话或许就走了,但郑星突然冒了一句:“你不会,不会去问别人别人吗?”这一句话可把物理老师惹恼了,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挤出一句话:“你给我滚!”不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心情从老师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得意的,还是悲伤的,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这个故事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不知有没有添油加醋,自我感觉还是比较真实的。

后来到了高三,又看见郑星因为迟到,被物理老师揍了一顿,似乎还要让他搬出实验部什么的,不知这算不算老师在算旧账,反正物理老师见到郑星肯定是很不爽的。

高考完填完志愿就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他给我的印象定格在填志愿时的某个晚上,他要去和同学上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他,或许潜意识里我很“羡慕”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