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心理真是太微妙了,这是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在两个人的交往中旧可以窥见 这种微妙,起初两个人并不熟识,然后突然有一天你很有兴趣跟某个人说话,这种愿望好 象是闯入脑子里的。没有任何征兆。回忆一下和你认识的人的交往,其发端似乎都很微小 ,以致于我难以想起为什么两个人彼此认识了。

然而正是因为人的心理是微妙的,有一天你突然觉得倦了,烦了,没有兴趣了,于是你变 得淡漠了,不积极了,而你的朋友可能却毫无察觉,可能会有察觉,于是心照不宣,默契 地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而这种陌生感是令人不舒服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另一个人变了。通常情况下你并不知道原因,但你可以感觉到,他们变得 不热情了,当你和他们说话时,会明显感到一种尴尬。当你邀请他们一起去玩或者一起去 吃饭时,他们开始变得推脱,这时你意识到,过去那种亲密的关系一去不复返了,你很难 再找回那种谈天说地的感觉了。

在小说《都市风流》中,这种例子太多了。张义兰追求杨建华,万家福追求张义兰,张义 兰由最初不喜欢万家福到最后同意跟家福在一起。市委书记高伯年一手提拔了市长阎鸿唤 ,而当阎鸿唤大刀阔斧进行城市改造,赢得民心的时候,高伯年心中又有一种悲凉感和不 平之气,觉得自己培养了一个野心家。东市区老领导晋波支持区长康克俭关于让哄抢住房 的人搬出楼房的决定,但当康克俭强制将他的儿子搬出楼房时,他又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柳若晨和徐里力由于社会原因结婚五年却如同陌生人一样,各住各的房,互不干扰,当 徐里力在生命即将到头时,却发现了柳若晨的种种优点,甚至爱上了他,柳若晨亦然。还 有杨建华,起初对肖玲这个女孩总是严肃冷淡,但最终喜欢上了她。张义民,这个有点悲 剧的人物,为了能够有政治基础,不惜低三下四地向高伯年的女儿高婕示好,高婕起初很 反感他,最后当高婕从上海回来大变样后,张义民又变得傲慢起来,仿佛一个胜利的将军… …

人的心理真是比最复杂的方程式还要难解,怪不得小时侯会学到这么一句话:“世事洞明皆 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