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三国杀》这个游戏,还是刚升入大学那会儿,那时我们和隔壁宿舍已有几位熟悉 玩法的爱好者。大一初始,隔壁宿舍就是他们厮杀的战场,经常是几个人一玩到深夜。我 那时对这个游戏虽有兴趣但又觉得规则、技能太多,难于记忆,便没玩,所以当他们玩的 正酣时,我却在宿舍睡觉呢。

《三国杀》的热潮没能持久,到了上学期后期,似乎已没人玩了,大家都已经找到代替了 吧?

正式接触《三国杀》,还是大二寒假,在家无事,就去记忆了一下卡牌。回学校后也曾玩 过几次,没再动过。真正开始玩,是在大二暑假,八月初回学校参加数模培训,空闲时间 一部分贡献给了它。那时对各种武将已基本熟悉,可仍是菜鸟,经常会因出错牌被队友骂 。

大三上玩的较多,晚自习回来或者有空就会玩几局,级别不断增长,低级场,中级场,再 向高级场。偶尔和隔壁一起玩,常能得到配合的快感。这学期也玩了N多局,当然不是玩物 丧志的那种玩了,由高级场进入了至尊场。

这个游戏有许多亮点,是QQ 《英雄杀》无法超过的:卡牌设计精良,武将插画精致;人物 配音相当专业,有些颇有喜感,如典韦的“吃我一击”,经常被大家说成“吃我一鸡”;游戏 中的表情,很受欢迎,个人最喜欢的是那个“震惊”的表情,简单的设计,萌萌的表情,胜 过千言万语,可惜有的表情仅限会员;它还拥有数量众多的免费武将,加上每周免费试玩 武将,让你不会感到烦腻;它的完善的签到和时间奖励机制,让你在登录一定天数或时间 后领奖,如手气卡,换将卡;最新上线的银两系统,让你不用花钱也可以买到武将,虽然 数量有限。这些特点都让游戏积聚了大量人气。

玩《三国杀》有很多的乐趣,也见识了各种奇葩队友,有时大家简直要笑破肚皮了,这欢 乐难以估值。偶尔的一次爆发也足以让玩家们自豪不已,所谓“秒全场”或者“一刀N滴血”大 概是每个玩家的愿望,当一个个敌对势力的人在你的手里被杀死,那种成就感,激荡人心 。《三国杀》中还充满了各种搞笑的词汇,如“小学生有三宝:卡了,按错,家长好”,这 句话用来讽刺那些技术不高,乱出牌,还来找借口的人,还有诸如“菊花刀”,“神将、渣将 ”,局外人恐怕很难理解这些词汇的含义。

《三国杀》最苦情的角色莫过于内奸。八人场瞬息万变,内奸控局艰难。不管你跳反、装 忠抑或是捣乱,都不会讨好,经常被忠臣或者反贼问候全家,常见的比较客气的问候语是“ 小内傻缺吗,还不跳?”。大家已经普遍养成了一种“仇内”的不良情绪,主、内、反的局面 ,主公宁愿托管让反贼赢,也不愿内奸得逞,小内的悲情可见一斑。

可是当你在玩《三国杀》,究竟在玩什么?

我曾遇到一局,自己主公,一忠臣觉形势不妙,索性撒手托管,坐以待毙,勇气如此。另 一忠臣仍不放弃,坚持到底,最终主忠逆袭成功!自始至终,那个昵称为“爱骑自行车1949 ”的人,一言不发,只是冷静而正确的出牌,挽回了颓势,我佩服这样的人,或许说“窥游 戏而知其人”过于片面,但是窃以为并非道理全无。

身份局是最讲求“team work ”的场合,这是我体会最深的地方,团队合作就要求每个人应 以总体利益最大化为核心准则,不应太在意个人得失,没有这种思想的人,注定失败。常 遇到一些自认为技能强大,就自以为是的人,丝毫不考虑配合,个人英雄主义太盛,结果 坑了队友,输了牌局:懂得为团队牺牲,是一种智慧和胸襟,来自于平时的。

这学期有天下午玩,被队友坑得很惨,大家都相互指责、攻讦,事后心里十分郁闷。得失 心太重,就会过分在意输赢,游戏的意义已被扭曲,其中的乐趣也将远离你。平常心才是 最重要,看淡输赢需要胸怀的。

每每看到有人乱出牌,总忍不住讥讽或骂几句,回想起来其实不必,徒扰心境尔,尽好本 分,他人的事,无法左右的,好的德行胜过成败。当你在玩游戏,你在玩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