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下搬到市里不到一年,时间不是很长,注意到了两个事情,让我总是想写点什么来说一说。

我们的公寓建于零几年,距今已有十几年的历史,公寓里总共有四部电梯,我曾认真地看过电梯的牌子,竟然是”OTIS”牌,我心中OTIS牌电梯属于质量很好的电梯,但是这些电梯竟然经常出问题:时不时就因为什么问题,外面挡了一个围栏,正在维修;而且有很长一段时间,进入电梯会看到一个公告,大意是说电梯正在申请年检,遇到问题,请打某某电话。看来好品牌也耗不过时间?电梯经常出现的一个问题是,按的楼层数总共不能超过三个,如果超过三个,所有按的楼层都会熄灭,需要重新再按。公寓总共有十四层,每次电梯到了一楼,大家一拥进了电梯,总发现13、14已经被按了,如果有人又按了10,11层,那么住在7层的你就很尴尬,到底是按还是不按呢?遇到这样的情况多了,我总在想,一进去电梯就把13、14层按掉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是不知道电梯的问题,还是其他原因呢?如果明知道电梯的问题,仍然去抢先按掉13、14层,为什么?这件事让我想到了大家的怕吃亏,喜欢抢占先机,就像去听一场讲座,或者去上一堂非常爆满的课,就算我不去,我也会先让同学占个座,我的手里绝不能空空如也,我需要抓住一些东西,才能觉得满足。就算我知道,等电梯一层一层往上,下层的熄灭以后我可以再按13、14层,我也不想这么去做,一进电梯就按楼层,给我一种安全感,我知道自己可以到达那里,而不是会被带到另外的楼层,需要再爬楼梯之类。在这样的一个小事上,我看到了一颗颗急迫的心。

从公寓到实验室有一个十字路口,每次南北方向的绿灯灭掉,向西转的绿灯亮起,就有人想要往对面穿行,这样一来,往西转的车不得不以更缓慢的速度行驶,以避免撞到行人,行人同样也必须走的非常小心,以防止被车撞。明明往西转的绿灯变红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让你安心地过去,那么你为什么宁愿胆战心惊也要闯过去?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为什么我们的国人都那么的不安,坐公交需要去抢座,坐地铁也需要抢座位,去上课也要去抢个位置,买房子也要抢,不是泰国的大虾也要抢吗,日本的马桶也要抢,我们的抢从国内发扬到了国外,也算是发扬光大了,抢似乎已融入我们的基因与文化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自古以来我们就是这么的一个民族吗?

这几天正好日本地震,爱国的人士也一片欢呼,恨不得日本岛都能给震沉没了才开心,看了一些报道,灾民没有慌乱,排队领取吃的东西,出超市买水也未出现抢购潮,还有一些人主动低于限额购买饮用水。

何时我们也能如此从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