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26 日大清早起床赶到北京西站,坐上了早上八点半左右的火车,去往武汉,晚上大约七点半到达武昌火车站。 在武汉呆了整整一周,2 月 3 号中午坐车回的北京。 写一下我对武汉的印象。

武汉印象

街道

在武汉的几天还算充实,吃饭是在爸爸所在的项目的食堂,饭菜味道一般,每顿饭三菜一汤,很丰盛,只是油太多。第二天和哥哥一起出去逛了一下,向他普及了一下摩拜单车的使用方法,他对新事物的很热情,然后我们一人一辆就开骑了,沿着东湖南路,绕着武大的校园走了一段,然后又骑回住的地方—光谷广场,骑了二十几公里。

后面我和亲哥、表哥一起骑车去昙华林逛了一下,发现没啥意思,只有很短的一条街,街边有一些文艺青年喜欢的咖啡店,大概就是这样吧,我感觉很尴尬,把他们带过来,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好在昙华林距离武汉有名的户部巷很近,我们一起去小吃街逛了一下,整条小吃街都卖的是很雷同的东西,味道也不怎么好。由于是春节,武汉有名的小吃店「蔡林记」的其他门店大部分关门了,户部巷由于旅游的人比较多,没有关门,我们在那里吃了一次「蔡林记」的热干面。

后面我自己也骑车出去逛了一下,骑了更远的路,绕着珞瑜路上的华中科大骑到八一桥,再到东湖南路,最后一直骑到了东湖风景区,坐公交回去的。通过几次的骑行,也感觉出武汉道路的问题,它的道路一方面不是很平整,经常有坑坑洼洼、非常破损的路面,另外就是自行车道很不完善,很多道路没有自行车道,骑自行车的体验很不好。还有一个让人印象不好的地方,就是武汉的街道靠近街边商店的部分经常有很多油污,可以看出是餐厨那种油污,即使是在靠近光谷广场的街道,也能看到黑黑的沾满油污的街面。

我们住的地方就在光谷广场附近,用围栏围起了一片地,然后放置了两排铁皮集装箱房子,不过设施还算完善,有厕所,有洗澡的地方,还有热水房。大部分人都回家过年了,爸爸安排我住的房间就我一个人。光谷广场是好多条路的交汇地,周围也繁华,有三四个大型购物广场,还有一条光谷步行街,我们吃完饭就经常去步行街散步,过年那几天大多数店铺都关门了,没有太多可逛的。步行街里面的很多店铺,总让人有一种山寨的感觉,这些店大多是卖衣服的,不知道能否盈利,我也确实看到了一些转让商铺的广告。过年那几天在步行街还看到一个留学生,摆了一个小摊位,在卖自己用沙做成的立体画,上去交流了一下,他是在华中科大读研究生,武汉的留学生还是挺多的。光谷广场所在的区域是一个大学城,有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武汉理工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等,还有一些小的专科类的大学,武大校园我没进去,华科和爸妈进去稍微参观了一下,树木很多,绿化不错,校园的面积也很大。

小吃与风景

没有到之前,在网上查的时候看到有很多推荐武汉美食的帖子,看得我很向往,到了武汉,我去吃了热干面,在 「蔡林记」吃的,感觉味道也没有那么惊艳,我还吃了三鲜豆皮,灌汤包子,豆皮味道还可以,但是包子味道其实一般。

去了户部巷,也没发现什么让人特别想吃的东西,那些卖的东西让我没有太大的食欲。在吃的方面,我觉得武汉完全比不上西安。来之前也查了一些景点,我和亲哥,表哥去了昙华林、户部巷,不是很喜欢,昙华林破破旧旧的,没有看出来什么文艺风,而且离昙华林不远的地方就是城中村一样的地方。我一个人骑车去了湖北省博物馆,没进去,从外面看,这个博物馆建的比较难看,颜色也选的不好,是那种青灰色,类似于农村的瓦片的颜色,我也骑车骑到了东湖风景区那里,不过也没进去。和妈妈一起去了黎黄陂路和汉口江滩,汉口江滩就是建在长江边上的公园,特别长,有好几公里,我们在那里拍了几张照片,可惜武汉的雾霾也挺严重,拍出来的照片也是一片灰蒙蒙。

黎黄陂路离汉口江滩也不远,有一些民国时代的老建筑,我们参观了「宋庆龄故居」,「八七会议旧址」,我一向不喜欢这些景观,草草参观了事。有一些旧建筑保护的很好,看起来仍然很气派,另外一些旧建筑可能是因为有人住,沾染了太多烟火气,都变得破旧不堪,已经被清空了,这些建筑会被整修一下重新开放。

闲谈

我们在一起有时候也会谈谈闲话,会谈到耄,我妈是耄的粉丝,她的历史知识就是那些宣传材料,她翻来覆去说的就是那么几条,耄为了革命,自己一家好多人牺牲了,自己的儿子岸英都送到了朝鲜战争;耄很简朴,花的都是自己的工资以及稿费;耄很厉害,带领中国革命取得了成功;她还认为耄和周的关系很好。我跟她说耄有特供,她不相信,大家只要一跟她说耄没有那么好的话,她就很生气,认为我们是胡说,坚定地认为她所理解的耄是真正的耄,我只好不再说话了。

读书

除了逛街,我把在去武汉的火车上开始看的《夹边沟记事》看完了,这是一部右派的血泪史,从中能够了解到那段历史的一角,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我们国家曾发生了如此荒谬和悲惨的事情,而且是以国家的名义发生的大范围的事情,这一切的起源,则是因为最高领导人的个人私心。看完这本书,我对杨显惠先生的其他书也产生了兴趣,下载了他的《定西孤儿院纪事》以及《甘南记事》,《定西孤儿院记事》讲的是由于1958年大跃进和浮夸风,甘肃定西地区农村人口大量死亡,产生了大量孤儿的故事,每篇故事不是很长,故事之间也有一定的联系,在武汉看了一大部分,武汉到北京的火车上,我躺在铺位上又看了一部分,那些悲苦无奈心酸的情节,让我忍不住哭了两三次,泪水流到了枕头上,洇湿了一块。杨先生的描述是克制的,不掺杂太多个人的评论与煽情的描述,书中人物的对白不仅多用甘肃方言而且甘肃人原汁原味的说话方式,克制的描述加上朴实的甘肃方言对白,让人一次次为书里的孤儿们伤心落泪,太苦了,太惨了。时至今日,我们的国家还会再来一次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吗?历史的三峡何时才能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