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有感于无休无止的核酸检测,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记录下正在发生的和已经发生的历史。

很多年后,回过头看 2020 年 1 月,我们无法预料到 Covid19 竟然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2020 – 源起

2020 年 1 月中旬,就开始传武汉出现了新冠肺炎,有预见的人已经开始在京东,淘宝上购买口罩,囤积物资,到了 1 月 18、19 号的那个周末,事情已经起了变化,根据 SARS 的经验,很多人已经开始囤积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这个时候去京东买口罩已经完全买不到了,无论是医用普通口罩,还是 KN95 型口罩。等到 20 号上班,所有人还处在摇摆不定的时候,公司也没有要求必须戴口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去药店看了一下,口罩已经不好买到了,跑了两个药店,买回来一包口罩。

在惴惴不安中,过完了那周,接着就到了春节。按照惯例,还是要回家过年,不过新冠的阴影下,所有人都变得谨慎,在火车上,我们都戴着口罩,全程不敢摘下来。

紧接着就有了武汉封城,虽然 03 年已经来过一次萨斯,这种封城规模的事情却是第一次。我们在小县城是没有多少感触的,最多出去的时候戴个口罩,生活没有收到多少影响。在那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武汉的封城在全国的关注下犹如直播,资源的不足,管理的混乱,最初对病毒认识的不足,人们的恐慌,微博上每天都是武汉发出的求救的文章。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敲锣女,在自家阳台上敲锣,引起了网民的关注,也让自己的亲人得到了及时的救助。还有李文亮医生,他甚至并不是吹哨人,不是英雄,只是在新冠萌芽期的 19 年 12 月份,在微信群里警告病毒的危险性,被武汉警方带去训诫。网民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了他,他在新冠早期也因为感染病毒而死。在他死的那天,无数微博网友为之哀痛,他的新浪微博已经成为某种虚拟的纪念碑。

为了预防新冠,2020 年的春节也第一次被延长到两周。假期结束,回到深圳,我们开始了居家远程工作,那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出去过,买菜都是网上下单,然后去小区门口取菜。居家办公没多久,公司就要求我们去公司办公,我们组是一半一半轮流去公司上班,由于附近的餐馆都关门了,只能自己带饭,就那样度过了几周的时间。

其中还夹杂了一些无奈的插曲,二月多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租的蛋壳公寓的房子,原房东找上门要收房,原因是蛋壳公寓由于疫情影响资金紧张,已经开始欠房东的房租。那个时候,各个小区封闭,无法找房,也没办法搬进搬出,和房东商量以后,我们给房东付了一些房租,房东允许我们多住几周。后面疫情有所缓和,从蛋壳公寓退房,找了自如的房子。蛋壳公寓退还了我们剩余的房租以及押金,再过了几个月,蛋壳公寓就完全爆雷了,很多租客直接被房东赶出房子,我们阴差阳错躲过了爆雷。

三月多疫情缓和以后,我们又全部回到了公司上班,一些家在湖北的同事还是远程办公,要等到四月份才能回来。除了每天要戴口罩,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6 月份的时候,我甚至还去长三角的几个城市玩了一圈,没有核酸检测,也没有不停的扫码。

2021 – 平静

时间快速到了 2021 年,春节的时候,政府号召所有人“非必要不回家”,于是又在深圳度过了一个春节。2021 年上半年中国开始推行大规模疫苗接种,我在 5 月和 6 月分别接种了北京生物和成都生物的 vero 细胞疫苗。21 年深圳虽然有零星报告新冠病例,不过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没有太多影响。

由于中国严格的防疫和出入境措施,中国在新冠感染人数上远低于世界其他地方,就在世界处于「水深火热」的 2021 年,我们却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风景这边独好」,政府也在大力宣传中国式防疫的优秀。9 月份,我还趁着假期去贵州和重庆玩了一趟。

这种乐观也反映在就业市场上,21 年各个公司招人的力度比较大,部门迎来了一波离职的高潮,是我来公司以后遇到的第一次。

2022 – 未到尾声

到了 2022 年 1 月,深圳开始出现新冠病例,到了二三月份越来越多,很多小区开始封锁,坐地铁和进办公楼也开始要求提供 24 小时或 48 小时核酸检测证明,3 月份的时候,深圳甚至有一周按下暂停键,地铁公交停运,所有人居家办公一周。从 2 月份开始做核酸检测,就没有停过了,疫情放松的时候,要求 72 小时核酸(为了防止过期接不上,实际上还是会两天做一次核酸),疫情紧张的时候,就开始要求 24 小时核酸。社区在不同地方设有核酸检测点,小的检测点只有两个检测位,大的检测点可能有 4、5 个检测位,排队检测最长的等待时间,接近 1 个小时。

政府对治疗感冒发热药品的控制也很严格,感冒发烧了,买药也必须实名购买,或者去特定的发热门诊才能得到治疗,而且需要做核酸检测,确定结果是阴性才可以走。一月多我有次晚上没穿上衣看书,结果有点感冒发烧,想到去医院那么麻烦,干脆不去了,自己在家里呆了三天,吃了点药,扛了过去。

上半年影响最大的事件,还是上海封城,出现了太多魔幻的事情,在 2020 年代,有人因为没有核酸证明,所以无法及时就医而死去,有人利用这个时机卖高价菜,有人为了逃离上海,付天价出租车费,有人流浪在上海的机场和火车站无法离开。本来打算仅仅持续两周的封锁,变成了超过 1 个月的封锁。精准抗疫的优等生上海,此时成了嘲笑和心酸的对象。《四月之声》的各种版本在微信朋友圈疯传,人们默默表达自己的不满,很快这个视频就被微信全面封杀。

部分由于疫情管控的影响,这半年国内的就业市场就急转直下了,时不时传出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同时也看到不同公司开始减少或者停止招人的信息。最近一段时间,观察到街边的一些餐饮、服装店铺已经撑不住关门了,在我住的附近,看到了 3 家以上关门的店铺。

参考

  • 深圳市卫健委:http://wjw.sz.gov.cn/yqxx/index_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