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有感于无休无止的核酸检测,我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记录下正在发生的和已经发生的历史。

很多年后,回过头看 2020 年 1 月,我们无法预料到 Covid19 竟然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2020 – 源起

2020 年 1 月中旬,就开始传武汉出现了新冠肺炎,有预见的人已经开始在京东,淘宝上购买口罩,囤积物资,到了 1 月 18、19 号的那个周末,事情已经起了变化,根据 SARS 的经验,很多人已经开始囤积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这个时候去京东买口罩已经完全买不到了,无论是医用普通口罩,还是 KN95 型口罩。等到 20 号上班,所有人还处在摇摆不定的时候,公司也没有要求必须戴口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去药店看了一下,口罩已经不好买到了,跑了两个药店,买回来一包口罩。

在惴惴不安中,过完了那周,接着就到了春节。按照惯例,还是要回家过年,不过新冠的阴影下,所有人都变得谨慎,在火车上,我们都戴着口罩,全程不敢摘下来。

紧接着就有了武汉封城,虽然 03 年已经来过一次萨斯,这种封城规模的事情却是第一次。我们在小县城是没有多少感触的,最多出去的时候戴个口罩,生活没有收到多少影响。在那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武汉的封城在全国的关注下犹如直播,资源的不足,管理的混乱,最初对病毒认识的不足,人们的恐慌,微博上每天都是武汉发出的求救的文章。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敲锣女,在自家阳台上敲锣,引起了网民的关注,也让自己的亲人得到了及时的救助。还有李文亮医生1,他甚至并不是吹哨人,不是英雄,只是在新冠萌芽期的 19 年 12 月份,在微信群里警告病毒的危险性,被武汉警方带去训诫。网民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了他,他在新冠早期也因为感染病毒而死。在他死的那天,无数微博网友为之哀痛,他的新浪微博已经成为某种虚拟的纪念碑。

为了预防新冠,2020 年的春节也第一次被延长到两周2。假期结束,回到深圳,我们开始了居家远程工作,那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出去过,买菜都是网上下单,然后去小区门口取菜。居家办公没多久,公司就要求我们去公司办公,我们组是一半一半轮流去公司上班,由于附近的餐馆都关门了,只能自己带饭,就那样度过了几周的时间。

其中还夹杂了一些无奈的插曲,二月多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租的蛋壳公寓的房子,原房东找上门要收房,原因是蛋壳公寓由于疫情影响资金紧张,已经开始欠房东的房租。那个时候,各个小区封闭,无法找房,也没办法搬进搬出,和房东商量以后,我们给房东付了一些房租,房东允许我们多住几周。后面疫情有所缓和,从蛋壳公寓退房,找了自如的房子。蛋壳公寓退还了我们剩余的房租以及押金,再过了几个月,蛋壳公寓就完全爆雷了,很多租客直接被房东赶出房子,我们阴差阳错躲过了爆雷。

三月多疫情缓和以后,我们又全部回到了公司上班,一些家在湖北的同事还是远程办公,要等到四月份才能回来。除了每天要戴口罩,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6 月份的时候,我甚至还去长三角的几个城市玩了一圈,没有核酸检测,也没有不停的扫码,疫情似乎已经远离了中国。

2021 – 平静

时间快速到了 2021 年,春节的时候,政府号召所有人“非必要不回家”3,于是又在深圳度过了一个春节。

疫苗

2021 年上半年中国开始推行大规模疫苗接种,中国的疫苗还是属于灭活病毒疫苗,看到一些数据指出科兴疫苗的效力不够,加上对国产疫苗安全性担忧,本来不想打疫苗,听到有传闻,不打疫苗会有各种“麻烦”。政府虽然在新闻上宣传不会强制大家打疫苗,但是各位,你如果生活在这个国家久了,就会知道,基层在实际操作中,总会找各种手段让你「自愿」打疫苗4,我在 5 月和 6 月分别接种了北京生物和成都生物的 vero 细胞疫苗。21 年深圳虽然有零星报告新冠病例,不过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没有太多影响。

由于中国严格的防疫和出入境措施,中国在新冠感染人数上远低于世界其他地方,就在世界处于「水深火热」的 2021 年,我们却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风景这边独好」,政府也在大力宣传中国式防疫的优秀。9 月份,我和小张还趁着假期去贵州和重庆玩了一趟。

这种对疫情形势的乐观也反映在就业市场上,21 年各个公司招人的力度比较大,我所在的部门迎来了一波离职的高潮,是我来公司以后遇到的第一次。

2022 – 未到尾声

2021 年底,2022 年初5,西安出现了较多新冠病例,开始全城隔离,但却没有做好保障工作,有病人求医被拒导致死亡,有孕妇求医被拒导致流产,此后这类荒唐的事情还会在其他地方上演,你死了没事,如果出现疫情就是我的问题,这就是其中的可笑的逻辑。

到了 2022 年 1 月,深圳开始出现新冠病例,到了二三月份越来越多,很多小区开始封锁,坐地铁和进办公楼也开始要求提供 24 小时或 48 小时核酸检测证明,3 月份的时候,深圳甚至有一周按下暂停键,地铁公交停运,所有人居家办公一周。从 2 月份开始做核酸检测,就没有停过了,疫情放松的时候,要求 72 小时核酸(为了防止过期接不上,实际上还是会两天做一次核酸),疫情紧张的时候,就开始要求 24 小时核酸。社区在不同地方设有核酸检测点,小的检测点只有两个检测位,大的检测点可能有 4、5 个检测位,排队检测最长的等待时间,接近 1 个小时。

政府对治疗感冒发热药品的控制也很严格,感冒发烧了,买药也必须实名购买6,或者去特定的发热门诊才能得到治疗,而且需要做核酸检测,确定结果是阴性才可以走。一月多我有次晚上没穿上衣看书,结果有点感冒发烧,想到去医院那么麻烦,干脆不去了,自己在家里呆了三天,吃了点药,扛了过去。

部分由于疫情管控的影响,这半年国内的就业市场就急转直下了,时不时传出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同时也看到不同公司开始减少或者停止招人的信息。最近一段时间,观察到街边的一些餐饮、服装店铺已经撑不住关门了,在我住的附近,看到了 3 家以上关门的店铺。

2022 年 8 月,海南岛出现大量新冠感染者7,全岛封闭,新闻报道有 8 万人被困在海南岛,实际数字可能不止 8 万,有的酒店开始坐地起价,据传一家几口人一天的酒店花费就要 1 万多。

上海封城与润学兴起

上半年影响最大的事件,还是上海封城,出现了太多魔幻的事情,在 2020 年代,有人因为没有核酸证明,所以无法及时就医而死去,有人利用这个时机卖高价菜,有人为了逃离上海,付天价出租车费,有人流浪在上海的机场和火车站无法离开。本来打算仅仅持续两周的封锁,变成了超过 1 个月的封锁。精准抗疫的优等生上海,此时成了嘲笑和心酸的对象。《四月之声》8的各种版本在微信朋友圈疯传,人们默默表达自己的不满,很快这个视频就被微信全面封杀。当然,还有那个振聋发聩的 「我们是最后一代」9

与此同时,「润学」也成为了热门话题,「润」这个字也展示了中国网民一种黑色的幽默,它是英语单词 run 的中文发音,与之相关的名词还有「华润万家」,你不得不佩服中国网民的诙谐与智慧。有人在 GitHub 上创建了 润学仓库,分享经验。

健康码与行程卡

健康码也是此次新冠疫情的“发明”,「绿码」代表官方数据库认为你是健康的,只要正常做核酸,可以自由出入公共场所,「黄码」代表官方数据库认为你和某些新冠感染者或者密切接触者出现的地方有所交集10,「红码」人员定义11

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人员、居家隔离人员、外省健康码红码人员

有了黄码以后简直是寸步难行,无法坐公交、地铁,在小区门口也像做贼一样,害怕自己被拒绝进入小区,今年我已经 「有幸」3 次被赋予黄码。

  1. 6 月中旬,由于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出现疫情,我的健康码被赋黄码,黄码人员需要去专门的医院窗口才能检测,普通的核酸检测点无法测试。
  2. 8 月下旬盐田出现疫情,我又一次被赋予黄码,顶着大热天去黄码检测点做核酸。
  3. 9 月中旬,福田去梅林街道,我第三次被赋予黄码,没有任何通知,自己去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才发现黄码了。

健康码就像个电子镣铐,一旦你有了红码/黄码,简直寸步难行,到哪都会被拒绝,这可比文革时代的介绍信或者证明信厉害多了,所以就有了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被「不小心」红码的戏码出现12

通信行程卡13是本次新冠疫情又一大“发明”,通过手机通信,APP 使用等等大数据信息,自动进行判断,如果你经过新冠高风险地区,行程卡就会带星,有星以后在国内旅行就会异常艰难14.

新冠歧视

今年看到的另外一件事是对新冠感染者的歧视,一些公司在招人时明确不要曾经感染新冠的人15,有的人因为曾经感染过新冠,即使已经康复了,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

次生灾害

疫情的管制,也带来了很多「次生灾害」。

2022 年 9 月 18 日,贵州省贵阳市部分居民在乘坐疫情转运大巴时,大巴发生事故,导致 27 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16

2022 年 10 月,大量郑州富士康员工由于富士康园区疫情,逃离郑州富士康,徒步跋涉几十公里回家17

2022 年 11 月 2 日,兰州一位 3 岁儿童,意外一氧化碳中毒,由于疫情管制,未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18

参考

  • 深圳市卫健委:http://wjw.sz.gov.cn/yqxx/index_45.html